_(:_」∠)_

只是个读者罢了。

占tag致歉,想问一个事。
你们觉得齐师兄在逐出门派之前是管哪个堂的?
现在七剑几乎是各管一部分事务(除了需要照顾的风师兄),那么类推的话齐师兄应该也管过?那时候管那个现在废弃的快雪堂或者现在高师姐管着的砺剑堂都有可能……反正鸣剑堂他肯定不能去。
私以为管砺剑堂或者执剑堂的可能性都很大啊,你看他这个性格,绝对是华山困难时期揍来范的江湖宵小揍惯了,威胁怒骂放狠话其他六剑加起来都及不上他。
求讨论QAQ

华山门派课业整理(下)

说好的给 大佬 师兄师姐递酒。


  1. 千盅不醉(华山课业中杀伤力最大的一个)
    齐无悔:“好小子,知道给我带酒了。来来,这次醉倒了我不姓齐。”
    陪齐无悔不醉不归。痛饮(0/1)
    少侠:“师兄快别折腾小弟了,哪里喝的过您!”

  2. 杯酒释怀
    风无涯:“呵呵,好远就闻到酒香了。难得今天高兴,你陪师兄咪一盅。”
    陪风无涯喝一杯。小酌(0/1)
    少侠:“师兄少喝些,注意身体。”

  3. 酒后真言
    高亚男:“好酒,我干了。你随意。”
    和高亚男干杯。对饮(0/1)
    少侠:“师姐哪里话!干杯!”

  4. 换盏之交
    谷潇潇:“哟,今天想到给我带酒来了。[嘬一口]这酒尚可,花了多少铜钱?”
    听谷潇潇教你砍价。对话谷潇潇(0/1)
    谷潇潇:“你下回去买酒,记得同老板娘杀下价钱。口头承诺下帮她照顾生意,又愿意长期稳定光顾。多少可以打个七五折下来。”

  5. 酔剑乾坤(没打错字,就是这个“酔”)
    云飞卓:“好酒,吞下肚里,热气走四肢百骸,豪气顿生。来来,舞剑!”
    和云飞卓舞剑。酔剑(0/1)
    少侠:“醉里,挑灯,看剑!”

  6. 醉里泼墨
    燕无回:“热酒穿肠过,笔端墨淋漓。来来,喝一坛,甩几笔,吹出墨花千树!”
    陪燕无回作画。泼墨(0/1)
    少侠:“浓云泼墨半遮山……呼……”

  7. 酒有高品
    华真真:“酒色,酒香都不错。这酒器可以换换。配薄胎三足玉樽更妙。”
    华真真:“这酒初入口时有点绵,后劲很足,不小心喝多了有点上头。看不出来师弟喜欢这种口味?”



别的门派师兄师姐什么模样我不大清楚,七剑可以说个性很鲜明了。齐无悔地处严寒酒量又好,风无涯身体抱恙只能小酌,大师姐豪爽直率不让须眉,潇潇师姐精打细算斤斤计较,云燕二位师兄 喝完就撒酒疯 更风雅些(虽说云师兄日常 二了吧唧 看不出来,燕师兄倒是文艺青年本色),华真真出身富贵眼光极高。同在一个门派但人设这方面区别挺大的。
以及华山少侠真的很喜欢引用各种诗词 不愧是李白的粉

华山门派课业整理(上)

查了一圈好像没有做这个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有遗漏欢迎指出。
华山的课业真的文艺,吟诗舞剑课余还要吹箫作画,和那些暴力系课业好不一样。
由于自家华山是个男号,文中所有人称均为“师弟”,各位师姐师妹可以自行替换。

1.堂前铲雪(鸣剑堂华无痴师兄找你有事)
华无痴:“师弟啊,那边有把扫帚,把山道的雪扫一扫,积雪封路了都。”
扫天下,先扫堂前雪。铲雪(0/1)
少侠:“最近几天雪下得好大,要快点铲干净才行。”
2.默诵心法(鸣剑堂探望风无涯师兄)
风无涯:“连剑不练功,到头一场空。你把这本华山心法抄写一遍,争取默下来。”
抄写默诵华山心法。抄写默诵(0/1)
少侠:“以天下至快,御万钧……”
3.寒潭炼魄(枯蝉师兄在龙渊等你)
枯蝉:“这湖里的寒气对普通人是杀着,对我们武人而言是锻炼内力的好地方。师弟下去试试,扛不住了记得求饶。”
冰寒刺骨,入潭中修炼内功。入潭练功(0/1)
少侠:“内力似乎比之前更为纯熟了…”
4.拜见掌门(拜见枯梅掌门)
枯梅:“你这几日可有好好练功?我华山门中不容游手好闲之辈。”
爱之深,责之切,聆听掌门的教诲。聆听(0/1)
少侠:“掌门教诲的是,弟子一定勤加练习,不坠华山名号。”
5.山门站岗(山门李扶摇师兄找你有事)
李扶摇:“师弟,嘘,这边这边。替师兄我站会儿岗哈。亏不了你的。”
击退山门闹事者。外门闹事者(0/5)
少侠:“定不辱使命。”
6.十年磨剑(鸣剑堂谷潇潇师姐找你有事)
谷潇潇:“啧,你怎么养护你的剑的?都缺口了呢。还不去好好磨一磨。”
剑乃剑客的性命,非勤快琢磨养护不可。磨剑(0/1)
少侠:“好家伙,好兄弟!看,磨去锈迹,又和之前一样寒光逼人了。”
7.誓剑起舞(誓剑石李小侠师兄找你有事)
李小侠:“今次轮到我们擦誓剑石,喏,地方很空,特意给你们留的,去练剑吧。”
以心剑起誓,武艺一日不可荒废。誓剑(0/1)
少侠:“不负世上人,不负手中剑……”
8.踏雪无痕(听雪楼云飞卓师兄找你有事)
云飞卓:“师弟剑法最近长进很快,轻功不可荒废了。你小轻功上楼顶,采捧雪来我看看。”
娴熟运用小轻功跳上听雪楼顶。
9.暮云绘卷(暮云阁梁晓师兄找你有事)
梁晓:“一日之计,最美为晨,师弟可否替我将这景色都画下来?我本想向燕师兄求教,可惜他太忙…”
晨雾如纱,凝一日之晨于笔端。对景作画(0/1)
少侠:“万事到白发,日月几西东。好锁云烟窗户,怕入丹青图画。”
10.静坐观云(暮云阁梁昏师兄找你有事)梁昏:“日落时分,遍山金晖,陪师兄在这里坐一会儿吧。想必会有不同的感悟。”
暮云四合,静坐一会儿。静坐观云(0/1)
少侠:“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少侠:“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11.玉萧飞雪(听雪楼云飞卓师兄找你有事)
云飞卓:“师弟的佩萧呢?雪落漫山,万物素裹,如此胜景值得高奏一曲。”
白雪纷飞,一曲诉衷肠。吹奏一曲(0/1)
少侠:“萧声回荡在层峦中…”
12.听雪诵诗(听雪楼云飞卓师兄找你有事)
云飞卓:“师弟啊,我要考教考教你,关于雪的诗,你背得如何了?”
云飞卓:“诵诗任务需要少侠将上述乱序的诗句从左至右、按照正确顺序重新排列。”
〔这个诗比较多,我遇到的可能不全,就举几个当例子吧。〕
“群山总入玉壶中,只有沧波映远空。独钓寒江晚来雪,凭谁画我作渔翁。”
——《江天暮雪》宋·喻良能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唐·岑参
“西山雪淡云凝冻。美酒一杯谁与共。尊前舞雪狂歌。将何用,只堪妆点浮生梦。”
——《渔家傲》苏轼
云飞卓:“少侠果然学富五车!”

买东西的任务:
简单:赤火炼剑
普通:重金锻剑
困难:寒泉濯剑
“师弟啊,你替我将这件物品寻来。”

【白鹊】医生,我有病

粗瓷碗中的白粥炖的软烂,温度刚好,正适合入口。
可能是饿了好几天吃什么都香。剑仙本是个洒脱性子,今朝有酒今朝醉,从没忧愁过饭钱问题,山珍海味也不是没吃过,却仍被这一碗粥感动得差点以身相许。
“在下李白,字太白,长安人士。多谢这位好心的……”
桌前收拾碗筷的青年收回手,淡淡瞥了他一眼。李白被瞥得一懵,猛然发现这位救命恩人从来没自报过家门,而且看这一脸冷漠八成也没有自我介绍的想法。
但若这么容易被噎住,那就不是李白了。
“……这位好心的小医生。”
李白另辟蹊径,自顾自取了个代号,也不管当事人意见如何,翻来覆去又将刚想的称呼念叨了几遍,越念越觉得这个称呼顺畅极了。
青年听着人絮絮重复着,越听脸越黑,端起碗二话没说径直出去狠狠甩上了门。李白一愣,看着余带震动的门忍不住笑出了声。
恼羞成怒?小医生还是挺可爱的嘛。

李白其实知道自己救命恩人的名字。
上古传说,黄帝时期有神医称扁鹊,当世有位医者妙手回春,人们敬仰其医术,以“扁鹊”为名称之。那一回他闲极无聊,盯着床幔数上面的褶皱,正听见外面有求医的人喊了这个名字。
扁鹊,李白在心里读了几遍,这听起来不像个名字,反倒像个什么敬称。他思来想去,只觉得这称呼把人叫的像个一把白胡子的老头,还不如自己起的昵称来的可爱些。
他正放着思绪信马由缰,忽然听见瓷碗磕在案上的清脆声响,心里默默嘀咕了半天的正主已经回来了,正冷着一张脸将手中的药碗一递,似是话也懒得与他多说一句。
白粥温软的余香立刻被苦涩的药味冲了个干净,李白盯着褐黄的的药汤垮了脸,他倒不是怕苦,只是…心中有点莫名其妙的遗憾。
扁鹊可没管李白那些微妙的小情绪,喂药的动作粗暴得差不多是强灌了,左右一个半个刚活过来还在挺尸的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

无论这人性子如何,救命之恩是实打实的,剑仙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如果不是对方不配合,受一次伤却交了一个好友也算值得。
更何况,他的确有几分欣赏这位小医生。
即使医者父母心,也不是所有人都敢把一个身受重伤的人往回捡。人之常情,万一招到什么不该惹的呢。扁鹊能把自己从鬼门关前揪回来,想来一是医术高明,再者,胆量可嘉。
扁鹊看着李白神游天外的模样,顺手将空碗放在一边,清秀的脸上面无表情,一副嫌弃模样明显得几近溢出来。
可这人越板着张脸,李白越想撩他。
“好难喝啊小医生——”李白故作委屈拖长了调子,笑眯眯地看着扁鹊伸出两根纤长手指按上手腕脉门。
“秦缓,字越人,别喊些乱七八糟的。”扁鹊眉心微蹙,语气冷硬,下半张脸藏进宽大的围巾中,看不清神情究竟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磨了半天总算让人开了金口,李白眼前一亮,再接再厉打算多逗人说几句。
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把他憋的狠了,身体不能动,嘴上就想找回来。
他自诩文采风流,面前这位只要不是木头成的精,逗他说两句自然不在话下。李白性子开朗交友甚广,天南海北的话题他都能聊,虽不是话唠,却也不免絮叨叨些有的没的,边说边看着扁鹊的反应,若扁鹊给个表情变换就更起劲儿了。
几天过去,剑仙好不容易从一整只粽子变成了只扒下一半的粽子。然而这粽子从头到尾都不怎么老实,裹了半身还在咋咋呼呼,一双眸子更是灼灼如星,越说越开心。
“救命之恩他日必报,不如阁下……啊!”
刚扒下一半皮的粽子又被人扎成了半个僵硬的刺猬。李白顶着半身的针动弹不得,咧个嘴都费劲。
扁鹊冷哼一声,戳了戳这只总算消停下来的刺猬。
“真吵。”

李白:“小医生!小医生!小医生!重要的称呼喊三遍∽”~\(≧▽≦)/~
扁鹊:“闭嘴!”o( ̄ヘ ̄o)#

新书籍,有一点关于少阁主的小彩蛋。
这好像是刚更新出来的东西,在云梦逛的时候会发现几个悄悄藏起来的书箱(然而藏的并不太隐蔽23333)
作者是“万圣阁五七”,不是我说官方你把反派弄的这么可爱真的没问题?差点被圈粉哎。

【白鹊】医生,我有病

写不下去了,先放个开头,希望没有撞梗。
应该是个“我喜欢你呀”的小甜饼,短篇,第一次写这个cp求交流。

天色渐亮,梅枝上喜鹊活泼地蹦蹦跳跳,迎着晨光欢快的放声喧闹。
李白窗外被吱吱喳喳的声音吵的心烦,下意识屈起手指,摸索着寻些东西扔出去。
扰人清梦,烦……
正准备做些什么消除噪音源,手却不听使唤, 臂腕也像是被绑住了一样,李白睡得迷糊的神智清醒了几分,发力试图挣开。
啊疼疼疼……
李白倒吸一口气,记忆和感知渐渐回笼,身体痛得像是被拆成零件重组了一回,稍微一动更疼的呲牙咧嘴。
视线转了转,看到的是自己缠满绷带的小半个胸口。身下被褥柔软,四周陈设干净简洁,屋子里带着些淡淡药香。
被人救了?
“我还没死啊,”剑仙望着床帐上的纹饰苦中作乐地想,“大概阎王爷的地府满员了,让我先排两天。”
闭了闭眼,记忆中自己杀出重围体力耗尽之前,似乎跑出去挺远,如果运气不差,这位好心人八成不是仇家。
李白扯扯嘴角挑出一个笑。
得,既然阎王不收,能浪一天是一天。

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来人脚步轻轻走了进来。
李白正试图起身,可稍一动弹,浑身就像散了架一样使不上力,后背没抬起半寸便“嗷”的一声倒了回去。
来人脚步一顿,开口道:“呵,醒了?”
声音冷冷淡淡听不出情绪,见人醒了也没见有几分欣喜。
李白的脖子僵硬得动不了,眼睛拼命往旁边转,角度太偏,逆着光也看不清人什么模样。所幸这人善解人意地走到床前,轻轻按了按他胸口的纱布,又去搭他腕上脉搏。
李白上下打量着这个人,身量纤细,面容清俊,虽不算手无缚鸡之力,但武艺平平,看起来威胁不大。
这人看起来像个医者,他收回手,感叹道:“半身骨头都被拆了,没见过这么找死的人。能活下来算你命大。”
李白忍不住想反驳,现在这模样纯属意外,若不是特殊情况,这次的对手本应轻松解决,他一个能打五个。可躺了太久,话到嘴边嗓音干哑说不出口,只能左右转动眼珠来表达自己愤慨的心情。
这人看了看床上被缠成粽子的人翻白眼的扭曲表情,嗤笑一声,明明是俊秀的五官显出几分嘲讽。
“怎么,受一回伤连脑子都撞坏了?”
“还是说,原本就这么蠢。”
李白表情一僵,心里有点气,却也知道大概是这个人救了他,只能瞄着这位医者转身的背影暗自腹诽:长得好看,说话却刻薄,白白浪费了一张清秀的脸。

(李白同学,武艺平平照样能把你奶到死,不要指望一个法师有多高物攻好不好?)
拿捏不太准扁鹊的性子。以及求科普,称呼什么的我很纠结啊。

【小乔】法师什么的,不干了啦!

王者荣耀向,填词,原曲《歌姬什么的 不干了啦!》,有人有兴趣唱吗?
好的我知道没有_(:_」∠)_

放弃啦 不干啦
打个王者累死啦
尼玛累死累活
官方一出又被削了啊
罢工啦 不干啦
彻底放弃走人吧
杀到泉水就和周瑜大人
一起回老家
小短腿没位移还是脆皮
周瑜大人都是对面的
有官方cp还是双法师
天美你故意的吧
新英雄一个个都很给力
能打能抗绝对是亲生的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
要说王者峡谷就是这样残酷美丽
突然野区里跳出了一个韩信
连枪突刺一波带走毫不留情
拿完人头还偷走了一个蓝爸爸
看看自家队友都在哪?
还能玩耍嘛!
快来人呐!
苦逼啊 心塞啊
一堆情敌真可怕
亮瑜同人一堆知己相杀
要粉团子干嘛
罢工啦 不干啦
你们欺负法师啊
野区爱谁谁吧边儿去争吧
我是路过哒
放弃啦 不干啦
王者打架累死啦
尼玛出新皮肤
色调诡异还被吐槽啊
完蛋啦 不干啦
收拾东西回老家
姐你在哪——

突然发现,这俩的配饰是一模一样的。有没有知道的小伙伴给科普一下这个是鸿雁还是天鹅什么的?
然后腰间的蓝色穗子也一样,这个在半身图里不明显,想找的小伙伴去看立绘吧。
官方你会玩。
主人关系好团购一对长得一样的剑穗琴穗挂着有什么问题!没问题!哪怕挂的是对鸟儿也……没问题!(强行解释)
定情信物都换过了(划掉)想不站cp都难,还挂在特别显眼的位置一左一右生怕不被发现是吧。
画师深藏功与名。

随笔

权然:五十五年的君臣不负
策瑜:鲜衣怒马的舒城少年
袁绍曹操看着江对面策瑜权然勾肩搭背走过去,默默对视一眼,相对无言。
别人家的竹马。

(三国崩坏向论坛体)哥哥一直状态不对是不是青春叛逆期延后

贴吧首发,蠢作者把贴吧账号弄丢了,先扔这里。
设定在死后,一群闲得无聊的魂儿的回忆,时间轴被权仔当桌角砍了所以不要在意。篇幅不长就是个吐槽,小短篇所以只带楼主玩(←什么鬼明明是找借口偷懒)。cp向不明显。
好吧,其实了解得多一些的话还是想写写别的兄弟的。
此篇又名“818那群闪瞎眼的三国兄弟互控”、“我的兄弟不可能这么蠢萌”、“别人家的兄弟互控,我们家的同根相杀”
* 注意,这篇文是【崩坏向】
* 曹植吐槽役出没
* 语言穿越且偏网络化,作者不靠谱,很不靠谱,见谅。

九泉之下论坛>三国>闲聊版
【吐槽】哥哥一直状态不对是不是青春叛逆期延后
1#哭泣的豆子【楼主】
如题,楼主心塞。
楼主有几个哥哥,这次想说的是二哥,大楼主几岁。

4#哭泣的豆子【楼主】
回复2楼“原贴:@==:看标题,这是个亲情贴?”
并不是秀亲情的。
二哥小时候人特好,陪着我们这几个弟弟妹妹玩,除了对葡萄有莫名的执着再没什么问题。
然而长大后……
有天父上把二哥批了一通,可能有点批过头
再次见到二哥的时候,他就长坏掉了,就跟那忘浇水的葡萄一样根茎都发黑
父上我都说了不能太刺激二哥您偏不听,这下玩脱了吧。

23#哭泣的豆子【楼主】
回复11楼“原贴@:对未成年的小孩子来说,父母的教育很重…(点击查看全文)”
这就是一个关于叛逆期少年教育的反面案例。

24#哭泣的豆子【楼主】
父上说二哥武艺不及三哥睿智不及冲弟文采不如……我。
这是实话,不过实话总是难听一点的。

28#哭泣的豆子【楼主】
其实二哥的综合能力还不错。
虽然二哥武力不及三哥,但他文采比三哥高。
虽然二哥文采不及楼主,但他武力比楼主高。
虽然二哥智力不如冲弟但他……呃,但他身高比冲弟高,高一大截呢。
综上所述,二哥各方面平均着补补也差不了多少,嗯,文武双全,二哥还是很厉害的。

37#哭泣的豆子【楼主】
回复33楼“原贴:@→_→:楼主兄控无疑鉴定完毕!”
楼主不是兄控,至少兄控的不深,对比一下某些小辈,还好……
其实这年代吧,兄弟互控是很多的。
你看看司马家那群,自打二哥收了他们二哥之后那反应,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而且兄弟互控似乎是遗传的,司马家小辈的也跟着学,老大的脸板成棺材也有老二跟在后边当尾巴,老二再熊也有老大给收拾烂摊子,每次看到这兄弟俩同时出没层主都觉得眼睛好痛。
太闪了。

56#哭泣的豆子【楼主】
回复51楼:
虽然不怎么表达,但其实父亲还是喜欢二哥的。不然后来也不会选择二哥来…继承家业。
所以那些话也是出于爱之深责之切。
……应该是吧。

63#哭泣的豆子【楼主】
有段时间二哥交了个笔友,互换了读书笔记还隔段时间一封信也不知哪来的执着。
那笔友所在的地方远,长江以南,我们家算是北方,很难见面,但是千山万水都挡不住二哥想要和笔友面基的心情。
于是他就直接跑去长江岸边上,望着滚滚江水作了两首诗,在充分的表达了对笔友以及笔友身边的人的思念和憧憬之后——打道回府。
跑了多远连个边都没蹭着。
他做这事儿还不知一次,有一次粗心大意,还在那儿把车盖弄丢了。
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去的。
又见不着面,何苦。

69#哭泣的豆子【楼主】
不过,我觉得,二哥那么喜欢跟笔友面基,说不定也有不服气的原因。
毕竟他笔友是父亲曾经说过的“别人家的孩子”

72#哭泣的豆子【楼主】
事情是这样的。
楼主有点对诗词歌赋的爱好,因为这爱好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平时在一起玩得很开心,然后有一次,可能玩过头了。
那次二哥把楼主叫去,他就坐在高椅子上,一脸酷炫狂霸拽的霸道总裁范,冲楼主说了这么一句话。
“念在兄弟情分上,有一件事,你若做到了,我便赦免你的罪行”
“○○文采非常,今日不如让我见识一下,七步成诗?”
(以上人名打码)
当时楼主就楞那儿了,哥你这画风不对啊!说好做一辈子的天使呢!

75#哭泣的豆子【楼主】
说得轻松,其实当时楼主有那么点小绝望
从眼神里看,二哥是认真的
二哥有个习惯,他每次希望别人,或者命令别人听话的时候,都会板住脸皱眉直直盯着人看,像是要吓唬人似的,但是眼睛里带一点亮晶晶的感觉,盼着对方能听话,以前他呵斥弟弟不准爬葡萄架的时候就这幅表情
这时候往往我们哀嚎讨饶一回,二哥就会一副无奈的样子,说着没有下次了然后请我喝酒
而现在,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甚至是在笑着的,就好像没有因为我的错而生气,刚刚说话的人也不是他——他已经不像少年时那样,喜怒都摆在脸上
可能是大殿太空旷,风太冷,吹得人心里一片寒凉
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突然提出这样苛刻的条件,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也许我再也找不回我的二哥了

99#哭泣的豆子【楼主】
你们……不用点蜡烛
无论怎样我还是爱着二哥的_(:_」∠)_